靖江网>阅读>魁星阁旁

老人们

来源: 日期:2018-08-04 10:35

www.dafa888.casino www.51rehuo.com

车 库

  小区的楼房间距大,汽车就停在当中。那原先设计用于停车的车库,百分之七十被业主改成居室,其中百分之八十住老人,多是奶奶们。她们的子女有的住在车库上头的二楼三楼,或者四楼五楼,有的住在小区的天地房。

  车库当然要装潢,有的还把地面下挖十公分,减轻压抑感,它毕竟比普通住房矮多了。基本设施也蛮齐全。奶奶们还是喜欢的,住在乡下多孤单?假如住楼上吧,跟儿孙济济一堂,又未必自在。有的就在车库的微厨房烧饭,咸啊淡啊,自己定,多逸当。子女们喊她上楼去吃,也不一定去呢,尽管有电梯。

  她们常在车库门口转转,看看可会遇到别的奶奶,会遇到的,有时一个,有时两个,凑上去说说话,也成了一个“群”。各人自报家门,住在某幢某号的车库。有的记不得某幢某号,就拉着对方的手,走了老远,指给对方看。

  他们说话声音细,固然人老了,气息薄,又似乎跟这个小区始终生分,像个客人。不过,我偶尔还听到几句。

  有一回,我听见一位奶奶感叹,幸亏我对女婿好,当初,我女婿跟我女儿结婚,老头子不大瞧得起他,我对他好。后来,他不是有了发头?今年,他把我从乡下接上来,跟他妈妈一起住在车库里,合睡一张床,床大哩,我翻个身也碰不到我亲家。

  有一回,我听见一位奶奶发牢骚,哎,那车库不好别叫车库?像正儿八经的住房,也编起号来,101呀,102呀,把现在的101改成201,201改成301……

  有一回,我听见一位奶奶咕哝,她住的车库里还有淋浴房呢。她说,我洗澡坐澡盆,一辈子了,淋浴怕哩,水像抱头雨,哗哗地冲。我埋怨儿子,何必多花钱,弄淋浴房呢?又占不少地方。我儿子说,妈,装潢要一次到位,你不用淋浴房,以后出租给人家,人家要用的嘛。哦,我听到这个“以后”,心里一荡,以后——不就是我走了以后?我叹了口气,不作声了,又不能怪儿子,人总归有“以后”的。不过,一见淋浴房的亮玻璃,我眼睛会发暗,好像它一直站在那块等我“以后”哩。有辰光,心里闷,假使又正巧走到淋浴房,我就用脚踢踢它。

  她旁边的一位急了,压低声音说,太平点哦,你别把玻璃踢碎啊。她却噗嗤一笑,说,那玻璃叫什么钢化玻璃,踢不破的。

  三位奶奶咕咕笑。

  电?梯

  那老俩口是丧偶的老俩口,一个,老太婆走了;一个,老头子走了。尽管托老院像个大家庭,日子过得暖融融,但他们心底里总归有一块凉的。这老俩口几乎天天见面,讲讲说说,入耳入心,就连饭呀菜呀,也有不少同样对胃口的呢。每逢有活动,老俩口到得特别早,正好定心定意说说话,问问身体怎样?子女可曾来?带了什么东西?有时还把好东西——小桔子、巧克力,藏在口袋里,看准机会朝对方手里一塞。只要哪位卡上钱刷光了,欠了护理费,另一位总归说,用我的,我卡上有哩,多哩。

  然而,他们很难独处一室。房间三四张铺,三四个人,即使有时没其他人了,他们顶多趁机说句贴心话,身子靠得太近也不敢。万一被人看见,难为情,七老八十了,不该“花心”的。可是,跟对方亲近甚至亲热的念头,一旦发芽,就会霍霍地往上窜的。

  那个写《百年孤独》的马尔克斯,也蛮洞悉老人的孤独,他说:“爱情像天花一样,年龄越大,反应越强烈。”那老俩口相爱了,而且,“强烈”了。

  终于,有一天,他们当中不知哪一位看中了电梯。它虽然是个冷冰冰的铁匣子,倒是幽会的好地方。如果俩人同时进去,电梯又是空的,电梯门一关,只剩他俩了,与世隔绝了。那电梯空间小,身子稍微一挪就贴上了。于是,那天他俩看准机会,一同钻进了电梯。也许,经过周密筹划,也许,只是当场的灵机一动,相当默契。进了电梯,不知他们说了什么,也可能什么都没说,赶紧抱在一起了。

  当然,他们不会不晓得,电梯上下,一层一层,飞快。不过不晓得它太快了,似乎比往常快,恐怕刚抱成——那抱的愿望纵然热切,动作不会熟络,配合未必入调,等到他们七不离八地抱成一团,电梯已过两三层,停了,停了也没感觉。门一开,站在外面等电梯的吓呆了。

  这一幕成了托老院的新闻。院长开明,说也算“夕阳红”哩。

(作者:潘浩泉    责任编辑:夏传滨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