靖江网>阅读>魁星阁旁

小 镇

来源: www.dafa888.casino手机版 日期:2018-07-28 11:06

www.dafa888.casino www.51rehuo.com

那年我军校毕业,舟车劳顿到部队,是在198下的车。198是部队所在地的代号,下一站就是终点。那是我见过的最小乡镇了,有商店、邮局、小学校各一,没有医院、粮站、电影院。一条土街,车来人往,鸡犬骡马也爱上街溜达,两边皆为低矮平房,木格窗棂糊了窗花,窗下是炕,炕桌上的一家人夹了土豆白菜就馍馍,吃得眉开眼笑。没事了,几位闲汉圪蹴在墙角,一唠老半天。或看看土街上的男男女女、嬉笑打闹的娃娃,逗趣几句,太阳就偏了西。

?

如此简陋的小镇,却有一个戏台。镇上人家贺寿、造房、生子、满月,娶亲嫁女,或逢年过节了,都爱请戏班子唱上一出,晋剧、二人台或碗碗腔,红红火火地热闹一回。铿锵锣鼓那么一响,镇上百姓全到,在嘹亮唢呐、激越呼胡的伴奏下,一折折声情并茂的晋剧就唱起来了,一个个生龙活虎的影子在戏台上圆场,卧鱼,翻腾起满台尘雾,分不清戏里戏外,迷醉得流连忘返。平时那戏台则空空荡荡,唯有一只狗在台口打瞌睡。想起唱戏时的红火与热闹,倒有种不真实感。

?

镇上有家理发店,门前摆一凉粉摊,也卖羊杂,全由一个叫转转的姑娘经营。战友们爱去镇上理发,边与转转拉呱几句,听听镇上的故事,军营外的新闻,也是一种消闲。理完发,吃一碗凉粉或羊杂,买些生活用品,土街上逛上一圈,踏着斜阳晚照或搭老乡的马车,回到营院,正好赶上部队晚点名。

?

天亮了,嘹亮的军号声里,我们起床,集合,出操,走队列。不出操的每周三,同宿舍的李工则带我穿过天线场,去营区边的小河滩打拳。薄凉晨雾中,镇上的大喇叭里总爱播放郭兰英的歌:一条大河波浪宽,风吹稻花香两岸……在不长水稻的小镇,我眼里的缥缈晨雾便似化成了家乡的柔河清波。

?

那里出产一种花皮香瓜,脆,嫩,扑鼻子香,赛蜜似的甜。瓜熟时,便有老乡套了马车,送来一车车香瓜,犒劳子弟兵,好让大家过把馋瘾。当然也不白吃,总要回赠几袋米面,乐得老汉笑开了一脸的五线谱,搓了手喃喃:这算咋回事,算咋回事呢……

?

灰头土脸的小镇也出美人,转转,粉面桃腮的就是一个。最美的镇花还得数大刘媳妇。大刘是部队请来烧锅炉烧暖气的,三九严寒天气,烧到大半夜,封了炉门,大刘也要急急地回镇上过夜,据说不放心大美女媳妇。我和荇曾去过大刘家,一为饱眼福,二为饱口福,大刘说他媳妇做的黄糕可香了。那天大美女特意做了豆沙馅的黄糕招待我们,一双柔荑纤手,一身半新花袄,笑意盈盈地又是蒸,又是炸,热情得让人感到春天般的温暖。吃饱喝足了,还带了一大包给战友们打牙祭。那天我第一次见大刘洗干净了脸,竟是个眉清目秀的汉子。

?

我们回时,大刘媳妇一直送到大门口,再三叮嘱,再来啊,我给你们炸油糕吃!在他们眼里,一个男军官,一名女军官,皆从军校毕业又分到同一军营,当是有缘分的了。后来,荇进了京,我依然留在那所军营。如今多年过去,我已身在水乡小城,不知198的战友们、还有镇上的居民现在怎样了。

(作者:朱秀坤    责任编辑:徐晗)